Month: January 2013

  • JUPAS考生的角色屬性評分

    JUPAS制度裡面有一份叫做"School Reference Report"的東西,那是學校交給JUPAS的關於每個學生的報告,作用是當學系遇到公開試成績一樣的申請者的時候,用作參考的。School Reference Report有兩個大項,一是Academic Performance,即是校內學業表現,另一項是"Personal and General Abilities"。

    Personal and General Abilities是學校就每個學生的12個屬性的評分加上一個總體評分。12項屬性包括:

    • Industriousness
    • Independence of mind
    • Sense of responsibility
    • Ability to work with others
    • Maturity
    • Leadership
    • Conduct
    • Perseverance
    • Analytical power
    • Initiative
    • Ability to comunicate
    • Creativity
    • Overall Evaluation

    香港學校的成績表通常只有品行、學業、課外活動三個評級的,而JUPAS要求學校提交每個學生的12個屬性評分,實在有點強人所難,那評分沒有統一準則,只能靠教師經驗和判斷。當中有一些看似相近的評分(例如Industriousness和Perseverance、Independence of mind和Maturity等),不知分開評分參考價值有多大。大學學系想知道學生是否合乎他們要求,其實不需要12個屬性評分那麼多,依我看來,至少perseverance, initiative, independence of mind是多餘的。

    當然,學校通常都不會太過「手緊」的,這些屬性的評分對於某屬性最強和最弱的學生影響較大,例如如果傳理系考慮學生的時候,Ability to communicate較低分的學生應該就較難取錄。

    看著學生的屬性分數,便聯想起RPG遊戲、三國誌和Football Manager。每家學校都會有些關羽、呂布,或者是美斯、巴洛迪利。

    講了這麼多,還是想提一提同學們,其實大學收生,其實不只是看成績。因為DSE六、七科,同分的人多的是。大家平日的學校和課外活動表現,不能完全置之不理。一般來說,相對於DSE成績和課外活動表現,這12項屬性大學未必會看重,不過如果你是大學,考慮幾個同分的考生的時候,看到一個像巴神(巴洛迪利)那樣的profile,裡面有幾項很高分,但心理質素有關的評分超低,那就可能會影響他們的考慮了。

    (圖:巴洛迪利在Football Manager裡面的屬性分數)

     

     

    參考:

    科大的收生FAQ這樣說:

    What happens if there are a large number of students getting the same HKDSE score?

    Other than HKDSE results, the University uses the following to form a better picture of each applicant's quality and caliber:

    • School Reference Report (academic performance, personal and general abilities);

    • Other Experiences and Achievements;

    • Student's 500-word personal statement;

    • Interview performance 

    http://join.ust.hk/local/jupas/apply_jupas_next_faq.html

     

  • 一講Whatsapp,大家就上頭

    Whatsapp通知免費試用期快完的用戶,提醒他們要繼續用便要收錢。聽說網上不少人反應很大,不過我在Facebook、Whatsapp上和日常生活就看不到有這種不滿,我看到的是,嘲笑/批評那些反應大的人反應也很大,而我其實是給這一種訊息洗版的(網友提示這稱為回音谷效應)。
     
    因為我被那些嘲笑/批評的訊息洗版,於是去看看究竟那些不滿意Whatsapp收費的人在說什麼。我看到主要有幾種:
     
    1. 沒有信用卡,根本沒辦法付錢
     
    2. 不信任網上信用卡付款或者他們不懂如何付款
     
    3. 不滿意iOS版是一次過收費,而Android版就是每年收費
     
    4. 不滿意沒有廣告免費版
     
    5. 覺得app免費是「老馮」的
     
    因為Whatsapp已經是很多人心目中的必需品,與朋友同事聯絡都靠它,Whatsapp要收費而他們不能或不敢用信用卡付款的話,那對他們的影響的確不小,有人有情緒反可以理解。
     
    有人說Google Play和討論區上面那些人講得十分慷慨激昂。其實眾所周知,Google Play的評語區都是網絡打手開工的地方,我看過Google Play上那些罵Whatsapp的留言,很多相信是打手寫的。至於討論區,大家都知討論區的人永遠都是講就凶狠,做就無份,況且討論區上有關科技產品的討論也是充斥無數打手,大家怎能把那些言論當真?這次群眾聲討Whatsapp的打手是誰派來的呢?大家不妨想想誰最想Whatsapp死就知了。
     
    至於付款問題,大致上可分為沒有信用卡的人和不信任網上付款的人。
     
    其實很多後生仔女真的沒有信用卡。他們就算想付款也不能。不知大家是不是都忘了自己曾經年輕過,又或者生活在一個跟父母毫無代溝的幸福家庭,年輕人求老豆老母出一部智能手機可能不是問題,但要開口跟他們說因為要買whatsapp,跟他們要信用卡號碼付8元,那可能比出電話困難。
     
    至於那些不信任網上信用卡付款的人,他們有錯嗎?很多人不是捨不得付出那8蚊,而是不放心在手機或網上用信用卡購物。如果可以像i-Tunes一樣在便利店買點數卡當作付款,相信唔好話8蚊,38蚊都大把人俾。至於那些沒那個I.T.能力去付款的人,我看不到他們的罪名是什麼。這個世界有很多人不是像大家一樣用手機用得出神入化,他們有的是年紀不輕的,有的是教育水平不高的,他們有錯嗎?
     
    我明白很多人嘲笑/批評的是那些覺得免費是天經地義的人。不過既然大家咁有智慧,講到不滿意whatsapp做法啲人有多無知/小家,沒理由不知道mobile app經濟模式是如何運作的。Mobile app要營收,只有收費模式好難做,很多app是提供了有廣告或者功能有限的免費版,用戶想upgrade才付款。這世界有不少人是不介意看廣告而享受免費服務的,就好像大家天天都看的免費電視頻道、Facebook、Youtube、Gmail一樣。那些不想在app上看廣告的,就付款好了,我不見得前者跟後者誰更高尚。
     
    另外,Mobile app市場是一個用家忠誠度超低嘅市場(或者可以說是需求彈性極高的市場),一個app不得用戶歡心,大量用戶便會流向類似的代替品,結果是那app很快會被淘汰。Whatsapp解釋過很多次他們不做廣告版的原因,例如要專注改良服務、不想利用客戶私隱賺錢之類。其實他們的如意算盤是,提供一年免費試用期,當大部份智能手機用戶都用了,而且大家用慣了,便焗住要付款。不過還是那句,在這個用戶忠誠度極低的市場,Whatsapp這個如意算盤恐怕很難打得響。人們一下子轉到LINE,整個過程相信不需一星期。如果Whatsapp覺得只推出付款版而大家是非用不可的話,那我只能祝他們好運。若果最終他們因此而失敗,那是咎由自取。
     
     
     

    我不是想看著Whatsapp死,當人們西瓜靠大邊轉投別的產品,又要花時間再適應是很麻煩的事。我是會付款買app的用戶,我只是希望Whatsapp能夠提供揀廣告版和收費版給大家選擇。

     
    其實我寫這一篇,主要是因為被那些批評不滿Whatsapp收費的訊息洗版,覺得不吐不快。今次多多得罪了。
     
     
    (圖:Whatsapp以外還有很多選擇)
     
    溫馨提示:那個強國的WeChat,我是不會裝的,大家就算要離開Whatsapp,要轉Skype/Facebook即時通訊/GTalk/LINE可以,但不要用WeChat。你永遠不知道你的私人對話什麼時候會被用來對付你。

  • 見鄭伊健結得成婚有感

    鄭伊健終於結婚了。

    還記得上年我們一班70-80後男男女女拉大隊去看他的演唱會,不奕樂乎。正如T大曾經說過,很多巴打其實當鄭伊健係兄弟,對他的感情生活是絕對的包容和支持的,他的女友就好像阿嫂一樣*,去看他的演唱會就好像為兄弟籌旗結婚一樣。所以演唱會上當錢嘉樂拿他的婚事來開玩笑的時候,觀眾們會一起大叫。如今,他終於結成婚了,兄弟們籌旗也算沒有白費。

    話說回來,鄭伊健是具觀眾緣藝人之中的經典。他的唱功、舞功、演技都一般,不過就是有觀眾緣,他的愛情K歌當然是流行經典,但他的騎呢歌也是經典。《極速》如果不是由他唱,肯定會被人鬧到抽筋,或者沒有人會記得。

    總之,鄭伊健其實是很多70-80後的青春的一部份,他們還是多愁善感的學生的時候,總會有一兩首鄭伊健的歌曾經令他們心裡泛起陣陣漣漪。

    人大了,再聽他的歌,就會想起那些可愛又可笑日子,他可以四年開三次演唱會,就是因為很多70-80後想入去重溫那些日子。因為,鄭伊健就是他們的青春(有網友說是初戀,這個我不同意。因為青春不只有初戀)。

    不過,其實也許就是人大了,就少了那種情懷。如果我們這個年紀的人可以用鄭伊健K歌的情懷來跟家中的另一半相處,應該是一件美事。

    (BTW, 其實鄭的kidult生活態度是很多港男的理想,包括我在內,請勿打頭… 認識很多已經是成家立室、擠進中產階層的男士,仍會玩不同的sport、打機、打wargame。)

     

    * 男人眼中嘅兄弟係constant,阿嫂係variable。所以鄭伊健當時跟誰一起,誰就是阿嫂。

  • 區議會小工程如何不失霸氣?

    這是油尖旺區議會通過興建的「地標」[詳情]。

    很多人看到這張設計圖的反應是:「條街仲唔夠迫呀?」

    那個金色的不知代表什麼的東西,的確十分符合旺角自由行旅客的口味。

    細看會議紀錄,這句一定要轉貼出來:

    「(民建聯)葉傲冬議員認為此工程項目甚具特色」 

    [圖片來源]

     

    我說過很多次,區議會用不完那些地區小工程的預算,於是亂起一大堆核突非常的東西。梁振英在施政報告說每區撥款加到一億,那肯定會帶來十八區品味大災難。主場新聞羅列了各區區議會的核突代表作[連結],大家可以看看各區區議會把數以千萬元的公帑怎樣浪費之餘,破壞都市景觀。同場加映其他部門嘅代表作。

    港共常常說,你們只懂批評,又不提建議。其實關於如何善用那每年一億的撥款,我是有建議的。

    既然大埔有區議員建議「海濱設英艦演侵港」,中西區區議會大可重建1841年進佔香港的英國皇家海軍高爾合號(HMS Calliope),重演當年英帝國登陸上環水坑口的情景,讓香港人學習這段不光彩的歷史,以收國民教育之效果。雖然香港開埠之後,逃過了太平天國次亂、國共內戰、三反五反、大饑荒、文革,而且發展成一個現代社會,到現在還可以上中國人上不到的Facebook和youtube,不用擔心吃了毒奶粉追究責任時會被監禁,但相比起民族大義,這些算什麼?如果有一些反動派帶著港英旗去憑弔英帝入侵,那就更好。我們可邀請他們參與演出,然後由愛港力扮演愛國義士(尤其那個毆打記者,象徵式罰款$1500的拳王),把那些港英餘孽打個落花流水(雖然當時英軍登陸港島沒有遇到反抗,反而有村民帶路)。

    其他建議包括:

    • 豎立董建華、曾蔭權、梁振英銅像,好讓市民有發泄他們對特首有如滔滔河水的情感的目標
    • 中西區可豎立普選聯談判紀念碑或者參與談判代表的銅像,以表揚普選聯踏出了沒有路線圖時間表承諾的政改讓步一大步,功在國家。
    • 在上水豎立中港水貨融合紀念碑,以表揚水貨客對中港經濟融合的貢獻
    • 既然荃灣有黃金三支香、金魚街有巨型金魚、玉器市場有巨型玉石,那麼廣東道應該豎立黃金LV/Gucci地標、花墟應該有巨型花朵雕塑、北區應該有巨型黃金奶粉、砵蘭街應該有....
    • 在星光大道設立成龍館,記載他的智慧言論
    • 把愛港力反法輪功2米高banner陣常規化,在尖沙咀和銅鑼灣設立玻璃纖維反法輪功banner長蛇陣
    • 豎立反英抗暴紀念碑,記載工聯會前身鬥委會在1967年的豐功偉績(只頒大紫荊給楊光實在太委屈了他們)
    • 豎立飲水思源碑,提醒香港人如果不是祖國,他們連水也冇得食,就算東江水是污染了、買貴了、買多了被迫要倒掉,香港人也要感謝祖國恩情。
    • 在全港遠足路徑加設欄杆,確保行山人不會有遠足的感覺。(效法中西區:相關報導

     

  • 中國比Blade Runner更Blade Runner

    上圖:經典科幻片Blade Runner。2019年的洛杉磯。
    下圖:2013年的北京,被嚴重污染的煙霧籠罩,白晝就好像夜晚。

     

    下方的圖來自:https://twitter.com/martyhalpern/status/292698162957795328

     

  • 梁熊反面的最佳結局

     

    劉夢熊反枱,其對於梁振英的指控細節詳盡,那對於梁振英的形象打擊不小。本來公眾對於梁振英的人格和誠信已經沒有幻想,現在只差更具體的人證物證。

    2012年11月,梁振英發了書面聲明之後,我在的評論是:

    「朋友」建築測量師?

    第1頁第5點提到「一位建築測量師朋友查過。我是根據當時的認知如實告知,沒有任何壓力、也沒有任何需要揑造。我想重申,買入物業的是我本人,我不想牽連任何其他人,包括有關的專業人士,這件事的責任由我本人一人承擔。」

    你個「建築測量師朋友」唔係你梁振英話唔開名就得。你唔開名即係死無對證,甚至有冇呢個建築測量師都冇得查證。你話你個朋友義務幫你睇,睇完你就信到十足,你同佢之間冇contractual relationship,你憑咩會信佢會好似幫客人睇則睇得咁仔細?

    另外,你個「建築測量師朋友」而家係專業疏忽,你唔追究佢,唔開佢名,「害」到你俾人質疑誠信有問題,呢個就唔係你一個人話承擔就得,因為呢個係涉及特首選舉嘅誠信問題,係一個公眾利益嘅問題。至少你個唔知存唔存在嘅建築測量師朋友必須出嚟面對公眾。如果唔係就應該用立法會特權法傳召佢。

    你唔開名,市民就有合理理由懷疑你係講大話,用個唔知存唔存在嘅人做擋箭牌。[原文:梁振英你仲有咩誠信可言?]

    2013年1月,劉夢熊公開指梁振英交不到人。同日,張震遠指那個所謂的測量師已經死了,而他們堅持不公開那人的名字。這樣算是什麼說話?現在關乎的是行政長官權力的誠信問題,一句說不想影響人家就可以不說?這樣就想香港人信他?你當全香港人都是蔣麗芸嗎?

    更何況,西方諺語說"Dead men tell no tales." 你找一個死人來過橋,你說什麼也可以。當初你所謂的檢查,根本沒有文件證明,人又死了,你說什麼也可以。

    交人問題難道不值得追下去嗎?現在劉夢熊這個人證已在,公眾難道不想立法會以特權法傳召他作供說出更多嗎?建制派還可用什麼歪理再阻撓特權法調查?(我知,他們的歪理是很難想像的)

    至於現在梁營的反擊做法,先是放料讓傳媒報導劉夢熊被ICAC拘捕,把公眾的印象導向認為劉夢熊是因為「一身蟻」,所以威脅梁振英,企圖謀殺其人格,降低他的說話可信程度。本來以為劉夢熊說取消到北京的行程後會被消音,想不到他接著還作出了賭命的測謊挑戰,測謊挑戰當然不是真的,如果用來挑戰稍有誠信形象的人應該沒有用,不過如果對手是誠信已經破產的人,這種玩嘢式挑戰大有打爛仔交的效果,即是你賤我就跟你鬥賤--那些代議士對付不了你的言語偽術,我就用草莽的方法令你蒙羞。

    按劉夢熊的表現,似乎他應該還有材料未公開。不過,ICAC做事的手法是沒有足夠料是不會拉人的,似乎劉夢熊想脫身也難。他高調爆梁振英黑材料,又隻上京見京官,如果最後起訴不成,對政府管治威信打擊可大可小。

    這件事,香港人其實不是花生友。花生友的意思是事件不關自己事,可以指著人家來笑。這次梁劉互鬥,其實是關乎香港的政治局面的。也許對身為stakeholder的我們來說,最好的結局是玉石俱焚,梁振英因為最後的黑材料而下台,劉夢熊案公正處理(假設ICAC夠料)。梁振英下台不是沒可能,從現在的情況看,這件事未必是劉與梁的私人恩怨,而是有人想利用劉這隻過河卒來給梁下台造勢。

     

  • 樓奴港

     

    曾幾何時,《時代雜誌》提出了「紐倫港」(Ny-lon-kong)這個說法,香港人覺得好威水。

    早陣子網上廣傳的一張圖,裡面有全球大城市的樓價與入息中位數比例的比較,這一次香港真的做到了世界第一。不過,吃驚之餘,覺得奇怪為什麼沒有中國和日本的大城市,本著求真精神和民間評論者的責任,去翻查一下出處,那圖表來自一個紐西蘭的研究報告[pdf連結],原來該報告的研究範圍只包括英國、美國、紐西蘭、澳洲、加拿大和香港。怪不得沒有強國和日本的數字。


    (圖片來源:Knowing HK Facebook Page)

     

    參考另一個全球性的研究,得出的結果很不同,不過相似的是,香港是已發展地區之中的樓價與收入差距第一位。「紐倫港」的紐約和倫敦分別排名134和59。即使是傳說中的樓價


    (截圖來源:http://www.numbeo.com/property-investment/rankings.jsp

     

    通常我們會用負擔能力來衡量一個地方的人住屋方面是否吃力。過去十年樓價升了約兩倍,租金升了一倍左右,可是入息中位數只升了10%。簡單來說,香港的樓價及租金,跟港人入息是完全脫節,用另一個說法,是住屋成本和負擔能力差距愈來愈大。

    政府堅持不肯主動推出地皮拍賣、公營房屋建屋量追不上需求、美元不斷貶值、香港變相不斷增加貨幣供應、大陸資金不斷湧入,香港的樓價和租金就像發了瘋的上升。很多不能申請公營房屋的人,上不了車就要捱貴租,而且租金總比工資升得快,想儲首期,就永遠追不上升幅,打算抽居屋,也不一定抽到,而收入可能隨時超出限額。這種壓力,無資產階級還可以頂多久呢?

    (圖片來源:明報《入息十年升一成 樓價升兩倍》18-10-2012)

     

    究竟香港過去一年樓價有什麼改變?2013年1月12日的《經濟學人》告訴大家,是升了21.8%,那是全球之冠。

    (圖片來源:The Economist 12-1-2013)

     

    2012年4月出了個410萬的「窮人恩物」,到了今天這個恩物大約值多少錢呢?我查過同期相同面積的單位,成交呎價是$5949。

    到了2013年1月,同一樓盤六宗成交的平均呎價已經超越$7300。當然,這是粗略數據,不代表那個「窮人恩物」單位實際市值。

    將來「窮人恩物」這四個字有可能成為香港典故,它記載著這個傳奇的時代。傳奇在什麼?傳奇在這是一個窮人數目創下歷史新低的時代,因為很多人連做窮人的資格也沒有。

    而我們這個「紐。倫。港」的港,實際上是個樓奴港*。


    (圖片來源:kurskhk.net時事台)

     

    *「樓奴港」這個字在Google上找不到,相信我是第一個提出這個字。

  • 淪陷回憶:奶粉配給制


    (圖片: www.faceboook.com/kurskhk.net 24-1-2013)

     

    淪陷歲月的回憶

    我並不是叫中國人滾回中國的自治派。不過兩天前看到報紙報導的畫面(左),就不期然想起上次香港要進行主糧配給,已經是日治時期的三年零八個月(右)和重光後的一段短時間。

    中國水貨客在海外搶購奶粉,引起當地居民不滿和傳媒報導[例子:荷蘭澳洲德國],此情此景真的令人哭笑不得。在討論這究竟是供求問題還是中國人的問題之前,我想介紹一本很多年前曾經引起關注的小說《黃禍》。


    王力雄筆下的「黃禍」

    《黃禍》的作者是王力雄,故事大概是講中國(或曰中共)崩潰,大批中國人流竄到其他國家,引起全球恐慌。故事的寓意是,「黃禍」可以不是中國侵略別國,而是中國人被迫跟別國人爭奪資源。搶奶粉現象就好像王力雄筆下的黃禍--中國人對本國奶粉信心崩潰,於是便要四處跟全世界爭奪奶粉。

    如果設身處地從中共治下的國人角度想,他們有些人有錢的就買抽了20%進口稅的進口貨,沒錢的唯有喝不知道什麼時候出問題的本國奶粉,其實也算是一場荒謬劇。那20%的進口稅造就了水貨客四出搶購奶粉,令外國好些城市要限購奶粉,這算不算是歧視中國人?奶粉是嬰兒的主要食物,如果當地母親買不到奶粉、嬰兒吃不到奶,那麼人家當然是先照顧沒有選擇的本地人,而不是有錢坐飛機來買奶粉圖利的水貨客。

     

    社會共同基礎:金錢買不到的東西

    有人會問,其實有搶購潮,零售商抬高價格就成了,那是經濟學ABC嘛。這就好像桑德爾在他的《正義:一場思辯之旅》裡面提到那些在風災之後有些商人哄抬必須品價格一樣,表面看是無可厚非,但實際上是趁火打劫,那涉及到一個需求供應理論沒觸及的問題--美德。確保奶粉的供應和價格穩定,是對當地母親的保障,讓她們免於憂慮,這是社會安定的必要條件之一。

    至於水貨客也是顧客,為什麼他們有組織地把奶粉搶購一空會令人感到不妥?同樣的問題在桑德爾的《金錢買不到的東西》也有論及。有很多供不應求的東西,如果沒有抬高價格的話,便會引來排隊黨和黃牛黨。從經濟理論看,他們花得起時間,又特別熟知出貨時間,於是他們用低的時間成本排隊買到貨物,再轉售給付得起錢的人,這是一個買賣雙方都有利的局面。不過所謂雙嬴,只是在金錢價值上而言的。可是當一般母親買不到奶粉,水貨客把奶粉都買去了的時候,那就涉及另一個金錢沒法衡量的問題--社會的共同基礎將面臨挑戰。什麼是社會共同基礎?在很多已發展地區,那包括嬰兒得到合理的照顧,母親可以安心地照顧孩子。

     

    奶粉問題是中國政治問題

    說到這裡,你可能會覺得我在一味說什麼社會公同價值,其實說到尾是在說水貨客的不是。其實這種奶粉黃禍是可以解決的,那不是中國人與否的問題,而是一個國際貿易和政治的問題。中國國民對本國奶粉沒有信心,為什麼?那是因為什麼免檢產品原來出事,出事不特止,政府還要因為奧運面子問題把奶粉隱瞞,到了事情曝光之後,平民不能以訴訟追究責任,涉事官員退下之後又復出,堅持追究的平民就被監禁,傳媒就被滅聲,試問這種國家的人民怎會信任本地出產的奶粉?

    不信本國奶粉,大不了買進口奶粉。其實理論上西方國家的奶粉是夠供應中國市場的,不過中國對進口奶粉徵收20%關稅,那就令水貨(嚴格來說是走私貨)有市場了。支持關稅論者會說,西方的奶粉有政府資助,所以要用關稅來保護本國奶商。可是當中國本土奶粉沒有人信的時候,你再加多少關稅保護本土奶粉,人民也是不信,那有什麼法子?

     

    香港政府的責任

    說回香港。香港作為最接近中國的一個「境外地區」,奶粉沒有關稅,當然成了水貨客熱點。當很多母親抱怨買不到奶粉的時候,我們不禁要問,究竟保障嬰兒得到合理的照顧是不是香港的社會共同基礎?如果是的話,那麼商戶和政府便應該有所行動。香港母親買不到奶粉已不是第一天的事,政府在民怨接近爆發的時候,才意識到問題所在。近幾天政府連日宣佈如何跟奶粉進口商商討,如何確保供應穩定,還有只接受本地母親報名的奶粉會,算是做對了第一步。不過,本地母親要登記才能獲分配奶粉,很難不令人想起六兩四錢白米配給的歷史。對於香港人來說,配合不再是歷史,而是生活一部份。在這個中共自稱「盛世」的年頭,可謂十分諷刺。

    說到尾,其實嬰兒有奶粉吃、學童可以就近入學、一般人能有負擔得起的合理居住環境,這些都是社會的共同基礎。既然現實是我們身處富貴盲搶時代,不能獨善其身,我們可以指望的,就只有行政手段。問題是政府是否有這個覺悟,去保護有份貢獻這個城市繁榮的人們能活得不那麼盲搶、不那麼王力雄?

     


    (應該是來自高登的圖:轉自龍獅

     

     

    同場加映:


    (圖片轉自:林忌)

    北風又來了。他在Twitter說香港家長「活得也太失敗了」。他這樣口出狂言也不是第一次,其言論反映了無論讀幾多書,習慣了強國式叢林生存法則,去到香港就會覺得香港人太大驚少怪。

     

  • [三師會] 2013施政報告?拖政報告?

    這份施政報告最值得注意的地方:

    1. 金融發展局 - 欠透明度及問責性
    2. 房屋供應部份 - 競選政綱沒有兌現
    3. 正式告知港人不用奢望房屋問題得到解決
    4. 單肢傷殘津貼委員會 - 充分表現委員會濫開程度
    5. 沒有施政綱領 - 這是過往港督和行政長官施政報告必備的,那是落實報告內容的具體進度表。這是不是代表現政府沒有落實施政報告的具體計劃?

    三師會節目重溫播放平台: 

    1. hk3teachers.mysinablog.com [link]

    (三師會本身的blog,我們的節目以youtube短片形式播放,因為歷史最悠久(2006年至今)的關係,裡面的過往節目最為齊全,而且已經以通識單元分類。另外,我們在不同的報刊刊登的文章,以及傳媒報導資料也可在這裡找到。)

    2. 三師會@openradiohk.com [link]

    3. 三師會Facebook page [link]  

  • 梁振英思維與帕金遜定律

    究竟為什麼?梁振英見到有問題,不是開一個委員會研究,就是要求多開副司長職位。這樣就處理到問題?他說需要有人統籌房屋事務,過去六個月一直由他做統籌。那就怪不得什麼也做不成,競選承諾兌現不到,原來他想學董建華那樣自己統籌各政策局,甚至下一層的部門。現在他暗示開不到副司長位令工作困難,做人怎能夠那樣卸責?

    老老實實,開不到副司長位,唯一的影響是他益不到跟著他的班子,簡稱跟班。

    不斷在政策局以外增加委員會和小組,變成第二管治梯隊一樣,尤其是那個金融發展局,欠缺透明度,權責不明。現在重提副司長,彷彿那就是解決問題的方法。

    這種不斷開設新的決策職位和委員會的做法,中國傳統講法叫政出多門,用現代管理學的講法係叫帕金遜定律。

    帕金遜定律指出:

    在行政管理中,行政機構會像金字塔一樣不斷增多,行政人員會不斷膨脹,每個人都很忙,但組織效率越來越低下。

    機構人員膨脹的原因及後果:一個不稱職的官員,可能有三條出路。第一是申請退職,把位子讓給能幹的人;第二是讓一位能幹的人來協助自己工作;第三是任用兩個水平比自己更低的人當助手。

    這第一條路是萬萬走不得的,因為那樣會喪失許多權力;第二條路也不能走,因為那個能幹的人會成為自己的對手;看來只有第三條路最適宜。於是,兩個平庸的助手分擔了他的工作,他自己則高高在上發號施令。兩個助手既無能,也就上行下效,再為自己找兩個無能的助手。如此類推,就形成了一個機構臃腫、人浮於事、相互扯皮、效率低下的領導體系。[連結]

    這是不是很適合用來形容梁振英?

    一個不稱職的官員,可能有三條出路。第一是申請退職,把位子讓給能幹的人(下台?no way);第二是讓一位能幹的人來協助自己工作(大家看林煥光和林鄭如何「協助」梁振英);第三是任用兩個水平比自己更低的人當助手(大家看梁粉的水平就知道了,現在還要再嘗試開設副司長職位)。

    梁振英施政效能有目共賭,為了解決問題,走上帕金遜定律之路,相信會是一個惡性循環。